发布于 

穿衬衫的屠龙人

已经很久没有龙了。

龙,传说中的生物。巨龙体型庞大,威严无比。它们扇动一下翅膀,就能掀翻一个小小的村落,而它们口中喷涌而出的烈焰,更是可以轻易地把一支军队烧成灰烬;它们还能飞上高空,让人类最好的弓箭手也远远触及不到它。

在文明的漫长岁月里,人与龙的历史既复杂又矛盾。起初,渺小脆弱的人类视巨龙为神明,他们向着巨龙俯首、跪拜,诞生了信仰巨龙的宗教。后来人们发现巨龙的巢穴里有着数不尽的黄金、白银和珠宝,于是就有人偷偷地从巢穴里拿走了一些。巨龙们一开始并不在意这样小偷小摸的行为,于是人类的野心越来越大,甚至开始组队行窃,后来发展为掠夺。

随着第一只巨龙被人类征服,人类开始意识到自己有着不输巨龙的力量。再也没有人信仰它们了,如今巨龙不过只是自然万物的一种珍奇野兽而已。而不幸的是,这些野兽同样喜欢财宝,显然对人类而言,与野兽共享财富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巨龙巢穴里的巨额财富,吸引着勇士们一波又一波地前去送命,而亵渎了巨龙安寝之处后,它们更会来到人类的城镇报复,随后为了报复它的报复,人类又开始组建新的屠龙大军。于是无数英雄好汉倒在它们的脚下,也有同样数不清的巨龙被人群屠戮。七千年来,如此往复,怨怨不了。

巨龙的威胁团结了人类。人们互相之间放下成见,面对着强大的异类齐头并进。古代的屠龙者们,无论彼此信奉何种理念,无论出身高贵或贫寒,只要愿意加入屠龙的队伍,就可以穿着厚实的盔甲,手持锋利的宝剑,结伴而行。一支屠龙军队需要大约六七百人,有人负责侦察,有人负责医护,有人负责炊事,也有人负责为前行的勇士们祷告。而队伍最中心的,是一支不到一百人的队伍——他们被称为“屠龙人”,都是百里挑一的、真正与巨龙战斗的猛士。

屠龙人每次出征,要么带着荣誉归来,要么带着遗憾战死沙场。从人与龙的历史来看,后者更多一些。历史中有位叫维刚的英雄,在全队其他人都已经阵亡的情况下仍然奋战至最后一刻,最终将利刃插进巨龙的心脏,让老龙一命呜呼。这是人类历史中唯一一次只身战胜巨龙的例子。

按照史书的说法,维刚归来后,城镇为他的胜利欢呼,而后人们涌进巨龙巢穴,瓜分了老龙的财产,他们把最大最值钱的财宝留给了维刚,还在城镇中央竖起了他的雕像。不过那之后,维刚选择隐居,搬去了偏僻的山野,从此再也没在人们面前出现过。

后来,人类发现了世间万物的一些联系。一位聪明的学者计算出,一千克物质等于八万九千八百七十五兆五千一百七十八亿七千三百六十八万一千七百六十四单位的能量。很快,人类制造出了能把各种物质转换为能量的机器,也研发出了更致命的武器。人们有了机枪,让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也能对巨龙造成伤害;人们有了大炮,能远远地给巨龙以重击;后来人们还有了用超致密材料制作的装甲车,飞龙的烈焰根本烧不穿厚厚的铜墙铁壁,再后来人们更是开着能飞上天的机器,让天空的霸主换了种族。

“屠龙人”的称号很快不够用了,称号背后的荣誉也变得微乎其微。他们戏谑地自嘲,说自己是“穿衬衫的屠龙人”,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不像历史上的英雄们那样穿着笨重难看的盔甲,如今的人们即使穿着衬衫也能用手中的利器轻松地屠戮一条巨龙。

巨龙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在它们眼中脆弱不堪的人类,突然有了如此强大的武力。巨龙文明信仰着它们的神明,于是它们把原因归结于“神迹”。显然,它们的神选择了人,抛弃了龙。

信仰的崩塌给了巨龙最后一击。本就喜欢独居的巨龙变得更加孤立,也让人类更加容易各个击破、逐个围剿。仅仅几十年,最后一只龙就命丧于一支战列舰队的主炮齐射之下,它庞大的身躯沉入了海底。由于它是人类历史中的最后一条龙,于是人们给它取了个名字——希斯提亚。这是西风语中“历史”的意思。

没有了巨龙的威胁,人类的群落迅速扩张,很快遍布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老龙们的财宝被瓜分得一干二净。为了屠龙,人们发展出了强大无比的武器库,但是没多久,这些本用于屠龙的武器便换了目标。和七千年前一样,黄金、白银、珠宝,天然地吸引着所有文明,于是人类开始互相争夺彼此的财宝。旷日持久的战争又开始了。

这场战争持续了大概九百年。后来人们发现了更加致命的能量武器,大舰巨炮在这些武器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七千年前,巨龙们喷一次火就能毁灭一个城镇,而能量武器只需要一次引爆,就能夷平一个小国。起初因为威力太大,不但夺走了生命,更夺走了黄金、白银和珠宝,所以人类并不怎么使用。后来同样聪明的科学家,发现了一种能量射线可以只杀害生命,而对黄金、白银和珠宝没有任何影响,这种射线还能穿透各种各样的装甲、墙壁、堡垒,拥有极其效率的杀伤力。这种武器被称作“迪乌斯”,西风语里“死亡”的意思。

看得出来,迪乌斯极受欢迎。所有的国家、势力、阵营都像吸了毒一样装备迪乌斯,常规的枪支、火炮、装甲车、战列舰则慢慢被抛弃。迪乌斯造价低廉,威力显著。一座城市被投放迪乌斯后,攻城的人只需要大摇大摆地走进城中,就可以鸠占鹊巢。唯一麻烦的是如何处理整整一座城市的尸体。

面对迪乌斯,也有人开始研究怎么才能够防御。科学家研发出了能量护甲,它是一个黑色的背包一般的机器,开启后会形成看不见的护盾,无色也无形,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抗迪乌斯的侵蚀,但效果并不好。幸存的人基本上残疾,甚至无法留下正常的后代。

尽管如此,这却是它们唯一能用的防御了。人类文明,危在旦夕。

某日下午,人类发现海底五千米的海沟发生了地震。这只是大洋深处众多地震中不起眼的一次小地震。但人类并不知道,当年被战列舰击沉到海底的那条巨龙——希斯提亚——其实仍然活着。她在海底昏了过去,沉眠了近千年。在海底的千年里,她的伤口慢慢愈合,特殊的器官构造让她面对巨大的水压也泰然自若。一个普通的下午,她醒了,然后抬起头,一跃冲出了海面,翱翔在天际。她飞向人类的城市,向人类复仇。

已经千年没见过巨龙的人类慌乱了。它们拿出了最强力的迪乌斯。这些穿衬衫的屠龙人,开着飞机盘旋在希斯提亚旁边,然后投下了给人类带来无数死伤的终极武器。

十几枚迪乌斯同时启动。剧烈的射线杀灭了目所能及的所有生物。然而,一阵喧嚣过后,希斯提亚毫发无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来迪乌斯的能量射线对巨龙完全无效。

希斯提亚的怒火爆发了,她把每一个她看到的屠龙人都送去了地狱。吐出的烈焰在大地燃烧、蔓延。招架不住希斯提亚的愤怒,人类赶忙开启了新的研究,希望找出消灭希斯提亚的方法。有一些人想起,在千年前的传说中,人类是用巨型战列舰的主炮战胜了希斯提亚。于是它们试图搜集千年前的史料,想在历史中寻找线索。然而人类忙于自相残杀,在反复的领土争端中,历史资料也消失殆尽。毕竟占领一个国家后,首先要毁灭的是这个国家的历史。

尽管史料已经轶失,但人们仍然有了“战列舰”和“主炮”这两个线索,它们开始推测,当年的武器究竟是什么样的。由于太过依赖迪乌斯,已经没有人知道当年的巨炮到底口径如何。于是人类集结了最后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造出了一台它们想象中的巨炮——如同希斯提亚的身躯一样庞大的超级主炮。

屠龙人们最后的聚集地,是大陆西岸的一个大型城市。它们把大炮埋进城市的郊区,只把炮管露出来。因为根据科学家的说法,这么大的火炮在开炮时,后座力的冲击波足以引发灾难。为了不损害到自己,它们就把火炮安置在了远离城区的地方,然后等待希斯提亚的降临。

希斯提亚在千年前就见识过人类火炮的威力,毕竟她自身就是历史。看到人类为了抵抗她建造的超级巨炮,她只是发出了一声长啸,像是在嘲笑这些可怜的生物,随后她义无反顾地飞向了屠龙人。

面对希斯提亚的俯冲,人们在慌乱中开炮。然而,因为太久没有使用过火炮这类武器,人类中最聪明的科学家,竟然算错了大炮的后座力。它少算了整整两个数量级。庞大的冲击力直接毁灭了人类最后的聚落。至于那枚打出来的炮弹?无论它打中了什么,都不会是希斯提亚。

亲爱的小龙啊,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类的故事。伟大的希斯提亚正是我们的祖先,在她的庇护下,我们龙族祖祖辈辈得以在这个世界安稳地生活,一直到现在。

你问人类剩下的那些迪乌斯去哪里了?希斯提亚发现迪乌斯的射线在照到鳞的时候会让鳞甲变得五彩斑斓,非常漂亮,所以你今天涂的鳞甲油就是用迪乌斯改造出来的。

你问维刚去了哪里?根据希斯提亚的说法,维刚是人类虚构出来的角色,只是为了给人类一点勇气的鼓励而已。

你问为什么只有希斯提亚活下来了?在人类一开始拥有所谓“神迹”的时候,我们的祖先们确实损失很严重。不过并不是只有希斯提亚活下来了,不然我也就没法在这儿和你讲故事了。

你问……好啦好啦,实在太晚了,我们该睡了,明天我们再讲别的故事吧。

你也晚安,亲爱的。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4.0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由 @Wei Yucheng 创建,使用 Stellar 作为主题。